舟山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庭院外几朵海棠时不时随着东风吹进堂内,落在林韵的脚旁,她端坐在椅子上,揣了揣怀里的蜜饯,没忍住咽了口唾沫。

“爱卿,为何不打开尝尝?”萧黎定语气不再像平日里疏冷,她觉得身旁人语气中似乎还有些期待?

林韵点头应着,小心翼翼的将蜜饯外面的纸袋拆开,挑了一个她觉得最可爱的半边梅含进了嘴里。

少女脸上的疲倦感顷刻间被酸甜的半边梅冲散殆尽,嘴角间的笑意也愈来愈深。

“嗯!真不错!”她下意识的从纸袋中挑了一个成色极好的,抬手就要去喂给萧黎定,“你尝尝,真的不错哎!”

林韵刚刚伸出手去,恍然反应过来这样不合礼仪,连忙抬起另一只手要将纸袋中的半边梅给萧黎定要他自己挑,蓦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制止住了她的动作。

一层轻柔微凉的触感在她的手上炸开。

是萧黎定方才不小心触碰到自己手的薄唇。

男人的嗓音不急不缓地在她耳边响起。

“嗯,的确是不错。”

林韵没来得及去感受那一抹温存,便急忙将手收了回来。

她觉得气氛有些怪,耳尖不知不觉也泛上了红。

堂内窗边薄纱随着微风缓缓升起,恍然像是失去了支撑般倏然落下,她盯着眼前的这副场景,努力将脑子里的奇怪颜料甩掉,启唇道:

“皇上,今日来找我,不会是为了来送蜜饯吧?”

她看着眼前人罕见的愣了愣神,迟疑了片刻。

林韵:坏了,我就是随口一猜,不会真叫她蒙对了吧......她本意是想让气氛回归正常,好让萧黎定给自己布置接下来的任务,谁道......问完之后气氛更奇怪了。

男人迟疑片刻后好在面上又换了一副淡淡的模样,“朕今日闲来无事,来这逛逛,顺路将这蜜饯给爱卿带来。”

“嗯。”她应了一声,气氛再次归于宁静。

“爱......”

“臣......”

忽然间,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落下。

门外又一朵海棠吹落,这次直直落在了林韵的脚上。

她嘴角含着笑意,觉得适才的场景颇为搞笑,不过也耐着眼前人的身份,没哈哈大笑出来。

“皇上,请讲。”

“爱卿先讲吧。”男人拇指停下了摩挲在茶杯底的手,拿起茶杯缓缓喝了一小口。

“好,”

林韵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微臣刚刚想说的是经过这半个月的灾疫控制和治疗,玊州目前已经处于一个可控的范围,臣想进行下一步计划。”

“最大限度的恢复玊州的经济,让百姓丰衣足食。”

萧黎定坐在林韵身前,闻言时神情早已恢复如常,方才的温柔早已被附着上的肃静寒意击散,林韵甚至觉得,这样的狗君才正常。

她该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

唉。

她心里想着,见萧黎定不开口,便紧接着说道:“臣近日来同村民了解了玊州之地的气候,简要来说就是气温变化剧烈,白日黑夜的温度和每一季度的温差非常大。冬日呢,十分寒冷,暑期则炎热非常。”

“降雨方面,臣了解到在未发生旱灾之前,这边的降雨量便不算多,暑期降水较多,其他季节季候,极少降雨,甚至无雨而降。”

“微臣为了方便,便给这种气候起了一个好记的名字,叫‘温带大陆性气候’。”

林韵顿了顿去看人的反应,发现萧黎定听得还算是认真,便心情不错的继续说道:“这种气候最大的弊端就是降水不足,一旦发生旱灾......”她一句“保准玩完”差点喷出,面上略带了些窘迫,好在火速转了方向,接上了上面的话头,“一旦发生旱灾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跟人熟悉之后就容易原形毕露啊。

“微臣想了个法子,”她兴致极好的从纸袋中随手挑了一个蜜饯塞进嘴里,半晌开口道,“不完全依赖于降雨灌溉,起初在旱季时先开采地下水利用,这个方法用来过渡。而后等到雨季将要来临时,修建蓄水池,旱季利用蓄水池灌溉,地下水做饮用水,如此一来,即能保证地下水不被开采过渡,又能保证旱季不会引发大规模旱灾。”

“嗷对,臣近日在做一个能省时省力,不用人力便能实现井水灌溉的神器。”

“神器?”林韵看着萧黎定神色中颇有好奇的朝自己看过来。

她莞尔一笑,点了点头,嘴角耐不住勾起来。

“圣上要不同臣去看看这神器做的如何了?”

“嗯,便由爱卿来给朕引路吧。”两人起了身,林韵抬手引路时,似乎看到吴公公在他们身后掩盖不住的姨母笑?

一脸奸臣的样子......

偏巧,院内此时起了风,海棠花瓣随着这股快风吹的片片轻落到来人肩上,吴贠在二人身后隔开了一步距离,紧紧跟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