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医》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屋pinduwu.com

天海中医院,代表天海中医最高水平。

有华文雄这块金字招牌挂着,中医院上下倍感荣耀。

只是,今天华文雄被难住了,被一个自称“韩医”的家伙,一个叫做朴志国的家伙难住了。

朴志国此刻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华文雄。

“华老,您可是天海第一神医啊,怎么?这个小问题就难住你了吗?”

华文雄额头上冷汗越多,朴志国心里就越爽。

前一天,刚刚被陈平安压制,今天就把天海第一神医给比了下去,这让朴志国心情无比舒畅。

将来自己还要战胜大夏国第一神医。

将中医狠狠踩在脚下,告诉全世界,韩医才是主流!

韩医才是真牛皮!

韩医才是世界医学的起点!

“唔,这个……这个等一下,我把我师傅请过来……”

华文雄支支吾吾,看着手中的小纸条,臊得老脸通红。

这个病,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哦?华老还有师傅?你师傅恐怕得有九十岁高龄了吧,还能走得动道吗?别老糊涂了啊。”

朴志国冷笑讽刺。

这个病例,他研究了很久很久,医学上基本上是无解的。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答案。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师傅他……”

华文雄一听,面色猛地一沉,就要同朴志国理论。

然而,恰逢此刻,办公室的门却被人推开了,华文雄转过头一看,顿时一喜。

“师傅……”

“唔。”

陈平安点点头,目光落在朴志国身上,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你!”

朴志国端起茶杯刚要喝一口,一看清来人,顿时懵了,手里一颤,滚烫茶水落入裤裆。

朴志国疼得原地直跳。

“哟,这不是来自棒子国的韩医吗?我是肾虚,你可别直接把毛给烫没了啊,就你那小鸡儿,够塞牙缝吗?”

酒鬼对朴志国恨意满满。

肾虚之仇,不共戴天!

“你,你是他师傅?”

朴志国脑子里浮现出,昨天陈平安带给自己的震撼,还有羞辱,一时间竟莫名心虚起来。

因为昨晚、今早,朴志国都为李正贤做过检查,也再三跟李正贤确认过,李正贤的偏头疼确实没有再复发了。

“有问题吗?”

陈平安挑眉瞄了一眼朴志国,随手接过华文雄递过来的字条,“嗤”的一声笑了。

“这就是所谓的医学难题?”

朴志国被陈平安的笑容给刺痛了,一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搞出来的病例,难倒了无数中医西医,甚至一些顶尖高手!

朴志国的自信又回来了。

同时,要顺便找回昨天丢失的面子,最好是能将陈平安的针灸之术给骗出来!

唔,以后针灸就属于韩医了。

算盘打得很响。

“你就不能出点高难度的吗?”

陈平安微微摇头,顺势往沙发上一坐。

“少废话!”

朴志国冷哼道:“今天有能耐,你就解决这个医学难题,而不是在这里呈口舌之利。”

“靠嘴,可治不了病!”

反唇相讥,朴志国也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破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