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屋】地址:pinduwu.com

李采薇绶封成为合宜郡主的第二天,也是我赵家发丧的第五天。

我进了宫。

萝筠殿内摆满了盛开的牡丹,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次戚贵妃吃花的场景,打了个寒噤。

这些花难不成都用来当饭吃?

“赵谖,你真好大的胆子。”

戚贵妃掀帘而出,水晶珠帘噼里啪啦响了好一阵才停歇。

她今日依旧穿着素色的长褂,胸前挂着一串成色极好的和田玉珠链。

我当然知道她在气什么。一是我利用她重提了十多年前的谋逆旧案,二是她好不容易才甩掉李耀这块烫手山芋,而我又把李采薇和她绑在了一块儿。

我神色如常地行礼:“贵妃娘娘,气多伤身……”

她鼻间冷哼一声,手里的佛珠猛地摔在我身上,我立马弯身去接,生怕落到地上。

宫里的这两位都信佛。

佛口蛇心。

“听说那位为了你,也闯了太和殿。”

她抬手矜持地拢了拢耳边的发,“赵姑娘还真是有本事。”

我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把手里的佛珠捧上前去:“多谢娘娘抬爱。”

她慢条斯理地伸手来接,狭长的指甲划过我的掌心,杠起一道红痕。

她虚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到她身边,唇色娇艳比牡丹更甚,她凑到我耳边,轻声道:“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

我敛下眼眸,没有吭声,等着她的下半句。

她松开我的手,用力钳住我的下巴,逼着我抬头去看她,她叹了口气,有些惋惜,“但是又舍不得。”

不是舍不得,是只有我活着,他才能有软肋。

人有软肋,就会举棋不定,拖泥带水。

她盯着我的眼睛,眸中绽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狠戾。

“把她杀了。”

“谋害皇室宗亲,是死罪。”

我没觉得害怕,任由她捏着我的下巴,“破坏两国和亲,更是……”

“赵谖!”

她用力地把我往前一拽,指甲嵌进皮肉,像是烈火烧过的刺痛,

“我平生最讨厌被人掣肘,而你三番两次试探我的底线,你当我和凤栖宫的那位一样,贪生怕死瑟缩不前吗!”

她一把甩开我,哗啦啦的碎裂声砸裂在耳畔。

破碎的瓷片,润湿的花泥,凌乱的残枝花叶,我根本来不及细看,一片冰寒就抵住我的眼角。

殷红的血滴落,滑进我的耳朵里,浓厚的血腥气味像是阴霾占据我的眼眶。

那不是我的血,是戚贵妃的血。

她不以为意,抓着瓷片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杀了她!”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覆上她的手:“娘娘,我做不到。”

“那是陛下亲封的郡主,是金梧未来的皇妃,而我一介庶民,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监视之下。娘娘委我如此大任,我实在是承受不起。”

脸上的润湿带来的彻骨冰寒麻痹我的神经,她满目猩红,试图用粗暴狠戾的举动让我对她俯首称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