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侃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东方鱼白渐露。

往日的清晨,正是少年熟睡的时候,甚至身旁老妇人每次睡醒呼喊的声音也难吵醒他。但是今天熙熙攘攘的吵闹却早早把他叫醒了。

少年挤了挤眼睛,眼皮也没抬,寻声听去,一声声如婴儿鸣啼,一阵阵如翠竹拔节,凑在一起好不恢宏。他轻叹一声,运气封住双耳,食指一点窗口,随即划出一圈,窗扇便缓缓移开一道缝隙。

湿冷的空气挤过窗缝倾泄而入,旋转凝聚之后徐徐流入少年鼻中。

真是清爽,倒是比长跑后猛灌几口冰可乐还要刺激。少年贪婪得享受着清晨的天地灵气,却也没舍得睁开眼睛。一阵吞吐之后,少年似乎感觉周身已经被灵气滋润得鲜嫩欲滴。

“妈的,还好老子是个爷们儿,万一老子是个娘们儿,这不妥妥的千年祸水嘛!”

的确,少年感受着筋骨的强劲,又体会着皮肤的紧绷和充盈,就连身上多余的体**也在收缩脱落,毛孔不断的收紧,像是被水分裹着。

“唉!反正我是没办法去干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了,不过,这身体状况,要是被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骚扰了,我应付一下总是没关系的吧?哈哈!”

就在少年一脸痴笑胡思乱想之际,一道稚嫩的声音从他脑中传来,

“啊~”

声音犹如从一个稚嫩的幼儿口中传出,慵懒至极,

“好舒服啊,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呔!何方妖孽?!”

少年煞有介事的大喊一声,虽有惊诧,倒也并未害怕。

“嗯?我是陆压,你是谁?”

稚嫩的声音似有畏惧,小心翼翼的说道。

“陆压......陆压道君?!你丫怎么成小屁孩儿了?”

少年心惊,随即脱口问道。

“我...我...我破万仙大阵后回山修行,偶然间炼得一颗复元丹,因为找不到人试吃,我就自己吃了。然后...然后我就被还原成了元神,后来随着天地元气进入到了你的身体。还好你吸入了天气灵气,我才醒了过来。”

少年听罢,大脑飞速的思考着,一时间竟未来得及表露出任何情绪,

“好家伙,元始老同志够能憋的,难怪这老东西成天气鼓鼓的,原来我身上有他师叔,哈哈哈!下次再叫他出来一定要让他喊一句听听。

不过这陆压道君可是真够皮的,自己能给自己玩儿重置了,妥妥的大号丢了换小号啊,也不知道丫现在还能有什么本事,要是屁本事没有,那我岂不是还得受累养着他?那就得想办法把丫清除出去,省得耽误我茁壮成长。就是不知道觉醒成天师有什么好处,要是只有约束没有好处,那不就是只能挨雷劈?真亏大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