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远山满脸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眼底是化不开的温柔,他忍不住抬手轻抚了一下景安那有些炸毛的头发,这才开了口,“能在特殊事件部任职的都不会是‘凡人’,刚才那个符咒是方便我找到你,顺便还可以保平安的,对你本人不会有任何伤害,等我们从这里离开之后,符咒就会自动消失。”

景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窗外的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透了,吴远山快步走到窗边向外飞快地扫了一眼,接着回过头看向对方,“准备好了吗?”

……

“准备好了吗?”

灯火辉煌的酒店房间里,钱川正端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低着头的洛雨萱。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白天在景安面前还张牙舞爪,衣着光鲜,妆发善良的小姑娘,现在正以肉眼可见的频率发着抖。

“我,可是,可是钱总,之前不是说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洛雨萱猛地抬起头望向面前的钱川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站在钱川旁边宛若一尊沉默的石像一般的沈盼盼,眼里是被逼到了极限的疯狂和绝望。

“她在景安身边这么多年了,万一通风报信怎么办?!”

钱川极为不耐烦地扫了一眼对面目眦欲裂的人,心底油然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厌恶。

“你不亲手杀了景安,要怎么把她的命格抢过来?”

洛雨萱没想到钱川居然会这么毫不遮掩地把杀人这件事说出来,整个人都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瞪视着对方。

“可,可我……我没杀过人。”

“谁生下来就杀过人的?”钱川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阴狠至极的弧度,“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你受不了今年累月地等机会的苦想走捷径一步登天,我给你机会了。”

“而且,你身上到底背没背人命,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洛雨萱闻言脸色白了又青,可当年那件事……那件事哪里能和现在比?

哪怕她背后有金主扶持,但如果她杀掉当红女艺人这种事情被曝光的话,那可就不再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了。

洛雨萱整个人都慌乱极了,她的视线茫然又错落地在这个房间游走,终于,她在看向钱川的瞬间抓住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那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房间里却一言不发的沈盼盼,她陪在景安身边那么多年,景安又是圈子里面出了名的对工作人员友善的好脾气,难道沈盼盼就这么任由景安去死吗?

洛雨萱就这么不顾形象地猛地抓住了对方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盼盼姐!盼盼姐,景安是你一手带起来的艺人,你难道希望她就这么死了?你不想……”

沈盼盼被洛雨萱抓住手的刹那,整个人的脖子骤然猛地一歪,就像她的脑袋因为对方莽撞的拉扯就这么断裂了一般。

那诡异的弧度并不是一个活人可以扭出来的角度。

洛雨萱惊恐万状地看着眼前的人,发现沈盼盼的眼珠也像是被什么绳线拉扯着一样,她保持着这样脖颈扭曲的角度很久,她的眼睛才极度缓慢又十分僵硬地微微转动了一下。

这让沈盼盼变成个掉着脖子歪头盯着洛雨萱的样子。

洛雨萱简直要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发了疯。

她哪里还敢继续抓着沈盼盼扯那些有的没的,只能颤抖着松开了自己的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被泡在了一桶冰里。

就在洛雨萱不动声色地想往身后的沙发里面缩试图逃离这个诡异的存在的时候,一直一言不发望着自己的沈盼盼却突然开了口。

她的嘴不知怎么的,在张开的瞬间宛若一个能吸食一切黑洞,随着她说话时的动作,沈盼盼嘴里还在往外冒着黑气,看上去骇人极了。

“谁都,可以,死,为什么,景安,不行?”

沈盼盼的声音和洛雨萱记忆中的实在差太大了,那沙哑粗粝的男声混着间隙的女声,活像是恐怖片里被男人夺舍之后的女人才能发出的声音。

洛雨萱惊恐万状地看向面前那个以诡异的角度吊着脑袋目光空洞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沈盼盼”,整个人都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你都看到了。”钱川抬手拍了拍沈盼盼,沈盼盼居然在瞬间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安静沉默的样子,“如果今晚景安不死,那就是你死咯。”

钱川说完,往洛雨萱面前甩了个不起眼的灰色布包,然后就带着沈盼盼走了出去。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屋【pinduwu.com】第一时间更新《缚龙》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