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女士_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吃吗?”

扶祗接过银伯做好的夜宵,挑眉问长生。

长生笑着摇头:“不敢,没有钱了。”

扶祗轻笑一声答道:“今天我高兴,便宜你小子了。我告诉你,银伯可不是随便就去给客人开小灶做夜宵的。”

长生挪了挪凳子,坐到桌旁,却看到银伯蹲在那里将虾一个个剥好,放到茅小宝跟前的一个精致的天青釉小盘子里,不禁连连惊叹:“老板,想不到你对自己的猫这样好。”

扶祗侧目看了看正在大快朵颐的茅小宝,咂了咂嘴:“这可是个讨债的。”

茅小宝听到后,尾巴不耐烦地左右摇摆,一下一下拍打着地面,可眼睛却始终不离银伯那正在剥虾的手半分。

而这句话也仿佛触动了长生的某段心弦,他顿了一下,放下筷子,又悠悠地讲了起来。

予安说他自小生活在南方,和母亲一起。而他的父亲更像是以一个称呼而存在的,一年也见不到两面。

长生笑着说道:“你娘人很好,又温柔,那次去你家我听到过她的声音。”

予安摇摇头:“那不是我母亲,她是我的姨娘。”

长生顿时有些语噎,但又不能让话题冷掉,继续说道:“那你爹,他、他虽然脾气古怪些,人还是很强的,拥有那么多兵马,三两下就把府衙那些衙役震住了。”

“男人强就一定很好吗?”

予安盯着长生问道,他的眼睛像繁星般璀璨。

“那是自然。我们方家有句祖训——男人不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方长生深以为意地点头道。

“男人强就一定有什么意义吗?”

予安依旧盯着他,这是神色却越来越严肃,甚至带着几许的急躁。

“男人强大是没有错,但是,所谓强大,理智,聪明,正直,并不能保证你自己不会犯错,并不能保证你就一定会过得幸福。而且越是强大犯的错误就会越严重,结果就会越无法挽回。”

长生听得愈发糊涂起来,迷茫地眨着眼睛。

予安继续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强大不是幸福的充分必要条件,从来都不是。”

他抬头看了看月亮,那天乌云很多,月亮的轮廓也看着不甚清晰。

予安接着说道:“我爹常年在外领兵作战,偶尔回家。我母亲也不怨他,总是在知晓他快要回来的时候将家中各房间都换上崭新的鹅黄色的被单,帷帐,然后亲自下厨去上一桌饭菜。我母亲很喜欢鹅黄色的,所以父亲也常常给她捎回各种鹅黄色的布匹。我敢打赌,你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鹅黄色的衣物床单。”

长生点点头,没有打断他。

予安继续说道:“在我八岁那年春天,母亲又有了身孕,我摸着她的肚子说,要有小弟弟小妹妹来和我一起穿鹅黄色的衣服了。母亲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眼中满是慈爱,她问我喜欢弟弟还是妹妹,我说我喜欢妹妹,这样我以后会买各种漂亮的衣服给她,然后等她长大了,有喜欢她的人的时候,我便玩命的使唤他们,哪个能坚持下来,哪个就做我的妹夫。”

长生笑道:“你个鸡贼,自幼便这样了。”

予安不置可否地笑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叩着。

“那一年,父亲去了北疆,前线屡传捷报,而我和母亲却在一个傍晚被人掳走。我们被关在一个看不见外面的房间里,破败不堪,三餐只有些馊了的饭食。我问母亲,为什么父亲不来救我们。母亲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会来的。是啊,她总是那么的相信着父亲。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天门外出现骚动,听语气应是父亲的部队大胜,而抓我们的北疆首领下落不明,他手下的人忙着逃命,便放火烧了这间屋子。

“母亲倒在地上,腿上压着燃烧的房梁,看不清脸,我用肩膀扛住她往外面拉,有湿湿的东西一直从她身上流到我腿上。烟越来越浓,我们的头发被烧着了,一股焦味儿,呼吸越来越困难,什么都看不见。终于挪到了门口,我用力推门,门就是打不开,从外面被顶上了,我浑身的力气顿时没有了。母亲从我肩头滑下去重重倒在地上,粘稠的血连在我们之间,又一根房梁被烧断了,压向地上的母亲,我扑了过去,只觉得背上炸裂般的疼痛,我只能用手紧紧地撑住地面,不让碎片碰到母亲,可是我的身体都好像失去知觉了,唯一的意识来自死命用力的手臂。”

长生的心随着予安的故事逐渐被揪紧,有些无法呼吸。

而予安却依旧平淡地讲着:“后来救我的郎中说,我的手一直就是这么向前举着,怎么按都按不下来,肌肉整个似僵住一般。我醒来之时已是十日后了,父亲守在我床边,又黑又瘦,满脸胡茬。我说父亲,你回来了,你可知母亲一直在等你。他说,我知道,我买回了鹅黄色的布料,她本来可以用来做京城最时新的长裙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表情很平静,只是眼泪一直往下流,眼睛红得不见眼白。父亲的副将说,那日我与母亲被救出来后,他一直很平静地看着母亲的尸体,。不对,是母亲和我妹妹或弟弟的尸体。然后守在床边等我醒来,只是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

想起往事,予安吸了吸鼻子,长生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得低着头沉默不语,静静听他继续讲述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