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第四日,风平浪静。

除了早上给徐祯徽请安时,她训诫了云疏几句,让她早日为陆家开枝散叶。这让云疏有些不快以外,今日过得还算舒心。

中午用过午膳以后便不见了陆霄的踪影,云疏也懒得打听他的去向,只以为他又钻进书房去研究户部的事情了。

今日天气甚好,于是云疏没有午睡,而是带着素弦到王府里的荷塘边乘凉,临走时拿了一卷前人的诗集,聊以解闷。

这会儿正是盛夏,粉白的藕花从漫天的莲叶里冒出了头,袅娜地随着偶然而至的微风轻轻摇动。水边蜻蜓翩飞,偶尔停落在摇曳的花尖上,旋即又隐入水雾,不见踪影。

今日难得凉快,枝头上婉转啼鸣的鸟儿都多了不少,一声一声相和的清啼送入微风,动人心弦。

云疏握着一卷书,闲坐在回廊下,百无聊赖地翻阅。素弦坐在另一侧,捧着绣绷做针线活,大抵在为云疏绣制一枚新帕子。

这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两个侍从会匆匆经过,向云疏行礼后又离开。

**

原以为下午能非常惬意地度过,可正当云疏沐浴在柔和日光中时,发生了一件不令人开心的事——一位不速之客忽然到访,正站在回廊不远处,冷冷地看着她。

素弦同样听到了脚步声,才看清来人的模样便如临大敌地站起来,一脸戒备地准备行礼时,却被云疏拉住了袖子。

“真是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你,”云疏淡淡开口,保持着坐姿,微微仰头问道,“兄长如今都能从邀风楼走到酌月轩这边了,想必身上的伤是好全了?”

“不愧是陆霄的妻子,”陆尧缓缓走近,“你的嘴和他一样令人讨厌。”

闻言,云疏不恼反笑,勾唇莞尔的模样比鲜妍的藕花还要动人,足以让人倾倒,但陆尧却不为所动。

只听云疏悠悠问道:“不知道弟妹我做错了什么,值得兄长对我如此有敌意?”

“呵,”陆尧讥笑一声,停在距离云疏三步远的地方,冷声道,“你没做错什么,只是让我见识到了你的好手段。”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素弦摸不着头脑,却让云疏如醍醐灌顶般瞬间反应过来,前两日陆霄为何会暗暗地说云疏和陆尧的关系不一般,原来源头是出在这儿了。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其中的误会到底是什么——陆尧与她二人曾见过一面,商议好做戏解除婚约,当时陆尧误以为云疏不贪图陆家权重,甚至还为此十分欣赏她的为人。

可他却没想到短短十几日,后便看见云疏成为了自己的弟妹。虽然她选择的是陆家最没有出息的二郎,可依然成为了博陵王的儿媳。

所以在刚直不阿的陆尧眼中,云疏便是耍心机用手段欺骗他、攀附陆家的谄媚奉承之辈,不值得他的欣赏。

想通一切的云疏看着陆尧似要冒火的眸子,“扑哧”笑出了声,换来的是陆尧锁的更紧的眉头。

她问:“长公子,你是不是以为我看重了陆家的位高权重,所以哪怕不嫁给你,也一定要攀上陆家的这门亲事?”

“难道不是吗?”陆尧沉声问,“亏我当初还以为你是高雅之人,不慕权力与地位,没想到你和那些世俗之人都是一样的。”

“是,我和他们都是一样的,若你不是博陵王世子,当初我更不会要这么姻缘了。”云疏微笑着点头,丝毫没有生气,笑眯眯无所谓的态度让陆尧恼火,而她后面的那句话更是火上浇油。

“我就知道你是个心机深沉的人!”陆尧背着双手,横眉冷竖,“我即刻便要告诉父母和若川,让他快快休了你才是!”

看他这幅气急的模样,云疏忍俊不禁地摇头,接着问:“长公子,你就没有想过,我若真要攀附陆家这高枝,为什么不嫁给血亲的三公子,非得冲到王爷王妃面前点名道姓地要嫁给陆霄这个养子?”

前日留下的后背旧伤依旧在隐隐作痛,可陆尧的脊背依旧挺直:“我又岂会知道你的心思?”

“所以你从头到尾都猜错了,”云疏起身,不想再和陆尧交流,“我并非自愿嫁进陆家,其中二三隐情不便告知,但希望长公子还是回去好好琢磨琢磨,不要误会了弟妹才是。”

言罢,她转身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陆尧愣在原地。

**

隔着莲叶田田的池塘,陆霄和宗宁刚好能看见回廊中的三人。

“哎,长公子走近了走近了!”宗宁眯着眼眺望,忽然大呼小叫地拽着陆霄跳起来。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陆霄双手环胸,看见素弦起身准备行礼,却被云疏拉住,于是得意道,“你看,我娘子连礼都不行,肯定懒得搭理陆尧那家伙。”

“噢,”宗宁摇摇头,接着和陆霄一起观望,随后嘟囔,“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公子,要不要我走近点去听听?”

“不用,”陆霄摇摇头,接着转身拍了拍宗宁的背,“走了,先忙正事。”

**

和陆尧闹个不痛快以后,云疏原本还舒畅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一边蹙着眉烦躁地走回酌月轩,一边听素弦在身后为自己打抱不平。

“这陆家长公子可真会颠倒黑白,”素弦挽着云疏的胳膊,气鼓鼓道,“他以为我们稀罕陆家这姻缘,我们还不想要呢。”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所以不怕旁人听见,是以云疏并未打断她。

二人回到酌月轩时,正碰到朱音抱着一件衣服走出来。看到她们回来,这小姑娘的眼睛瞬间亮了,欢欢喜喜地跑过来:“姑娘,姑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屋【pinduwu.com】第一时间更新《折高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