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汛》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屋pinduwu.com

“喵!”

小芙的爪子很不客气地挥上了游昭的手臂,原本嗲嗲的声音也带上了不满。

“抱歉。”游昭顾不得自己手上的红痕,忙和小芙道歉,“我不是故意弄痛你的。”

小芙非但没搭理他的道歉,还蹬了他一脚,跳上桌子蹭上了对面奚雪的胳膊寻求安慰。

落地窗外树影重重叠叠,如同明灭的烛火闪烁在她的侧脸。

她垂眼,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猫猫的头,瞬间夏日倒退,回到初春的那一天。

游昭盯得失神,手心里不小心薅下的猫毛随摇摆扇叶送来的风,去往不知名角落。

“小猫咪可听不懂道歉。”

奚雪抱起猫,走向最近的柜台,推开玻璃的柜门,琳琅满目的猫罐头挤满了展柜,要不是有奚雪克制着小芙恨不得把整个猫头都塞进去。

“要道歉的话…”奚雪从中取出了一个罐头,关上柜门,小芙的目光还依依不舍地望着玻璃橱窗,直到奚雪拨弄了下罐头的拉环,金属碰撞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小芙所有的注意力,“还是罐头更管用。”

猫罐头划破空间,在游昭抬手的那一刻停止。

不等奚雪放手,墙头草小芙就已经直奔游昭身边冰释前嫌地买起萌来。

“真管用。”如愿重获小芙青睐的游昭的全部目光却放了在正看着猫的奚雪身上。

“那当然。”面对店里的猫猫狗狗,奚雪总有种松弛的自信和平常不易流露的骄傲。

“对了。”她忽地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他,“你还没有说我算不算答对了。”

蓬勃茂盛的绿在她身后铺陈开来,鬓角的碎发悠转,那双总是平静无波的眸子里映着他模糊的影子,局促的样子。

“嗯。”他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低头继续摆弄着猫,显得有些故意的心不在焉。

“所以是答对还是答错?”根本没听清的她仍追问个没完,又在他侧面空位落了座,迫切地想要得到最后的结果。

“恭喜你。”椅子陡然前移,凳脚摩擦地板发出粗粝的声响,游昭一手控住了出来的方向,对上奚雪的目光,笑得灿烂,“答对了。”

洒水车播放着音乐从店外的街道路过,水珠从叶尖滴落,湿漉漉的像下了一场经久不衰的雨。

轻微到枝叶摇晃的声音都清晰。

奚雪满意地记下一笔,“果然就是忘记同意你好友了。”

游昭顿了一秒。

原来是歪打正着。

突然郁闷的心情就和此时天上扑腾着翅膀怎么也飞不高的鸟雀一样。

店里猫狗不再睡懒觉,齐齐往角落还有人的身边靠。

突然惊雷落下,窗外的乌云也沉沉盖了下来。

谁也没看天气预报,谁也不知道会有一场突然的暴雨。

大家都习惯了夏天的晴和稀少的雨。

“这天气见鬼了?”老板娘匆匆跑了出来,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解。

眼见屋外风云突变,奚雪忙推开门去抢救门口摆着的立牌。

风将她的衣服吹得鼓鼓的,洒水车的音乐还未远去。

掉落的树枝突然砸下来。

“小心。”动作比开口更快。

手腕忽然被人拽住,向着未知的方向倒进了他手臂圈起的安全区。

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呼啸着要卷起天地的一切,落叶绕着他们纷纷扬扬,谋算着一场浪漫至极的出逃。

“谢谢。”奚雪站稳的第一时间就避开了他的接触,仿佛只当他是公交车的座椅靠背,地铁上的扶杆以及无助时候可以暂时靠一靠的电线杆子。

“哎呦~”老板娘打趣准时响起,还不等奚雪放下牌子,她就凑到了跟前,压低声音赞叹,“刚刚那幕很赏心悦目哦~”

“姐姐你还是少看点偶像剧吧。”奚雪干脆把牌子塞进了她手里,摇头叹了口气,又自顾自去收拾店里其他的事了。

以前这种玩笑老板娘也没少开过。早习惯了。

“我说实话诶!那……”身后铃铛声响起,游昭正开门进来,老板娘有再多的话也只能戛然而止,她还没有自来熟到能起哄一个不熟悉的帅哥。

突然暂停的尴尬让游昭有些许的无所适从,内心有所察觉,那个未经继续的话题必然是与自己有关。

明明只有三个人的店铺却好像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今天这场雨好像会持续一阵子。”沉默终于被打断,奚雪刚看了天气预报,她拿着包纸巾向门口的方向走来。

站在门边的游昭没有任何怀疑地伸手要接。

仅仅只差两步,奚雪停了下来,侧过身蹲在了立牌前,抽出纸认真地擦拭着沾上的灰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锦鲤不欧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