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屋pinduwu.com

老爷子的书房虽旷,可燃着炭盆,冬日里,一点也不冷。

邵韵诗在这安闲的环境里,喝着茶,说着话,神态越发放松。

她这样,叫邵老爷子越发地满意,心头都松快了不少,没被影响了心情就好。

他冲着孩子,点头道:“你知道就好。对待什么样的人,不能单看血缘。”

这话出口,可见邵老爷子算是厌恶透了邵秀雪的所为。

邵韵诗心里明白,也替老爷子憋屈。

她也不愿再提这事,便问道:“今年,父亲怎么不回来过年了?小姑姑他们也不回来了吧?”

提起这个,邵老爷子更是神色一冷,不屑道:“白家今年搬去了北平,所以,你那好父亲自然回不来了。”

这话听的邵韵诗眉心一攒。

邵老爷子深吸了口气,又道:“你小姑姑和小姑父去了山西老家,大概不出正月就能来扬州了。”

邵韵诗对小姑姑的安排并不奇怪,只是好奇自家那位父亲大人的神思维。

遂,忍不住的邵韵诗,瞄了眼爷爷,问道:“父亲不至于为了白家,连这么大的节日都不顾吧?这可不合规矩。”

邵老爷子直接不想认下自己那个愚蠢短视的软耳朵儿子,就这样的儿子说出去,他一世的英明就没了。

深深叹了口气,老爷子用有些苍老的声线,带着淡淡地无奈道:“你就父亲那脑子,我是搞不明白的,算了,不说他了。”

大概是怕孙女再问,老爷子接着道:“罗家的年礼我已经叫老章送去了,他家的回礼我接了。”

听的老爷子说起罗家,邵韵诗小脸红了红,不过,总算知道为什么布二叔他们不知道这事了。

松了口气的邵韵诗,忙道:“知道了。对了,我这事没叫您为难吧?”

同爷爷不需要说谢谢,可该有的关心还是得有的。

要知道,昨儿和今早,邵韵诗在老夫人那连一个眼神都没得到,言语间更是冷飕飕的。

她知道,这是老夫人对自己的不满到了极致的表示。她其他的都不怕,就怕爷爷跟着受夹板气。

老爷子知道大孙女的心意,对自家老伴的执拗,也是无语到极点。

不愿孙女不开心,他便淡淡地略过了老妻对孙女婚事上与自己的纠缠,同她说起了学业。

邵韵诗感念爷爷的维护之情,顺着他的话,应对起了学业。

爷孙俩个都是学霸型的人才,自然是越说越和契。

他们祖孙俩个也是真好,说话间神态亲近的很。

早起的寒气都能不叫这暖意化开了。

所以,待邵韵诗回到槐园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刚好,一早被她派出去打探消息的罗成来回事了。

见了他,邵韵诗微敛了神色,轻声道:“阿成哥别急,坐下来喝杯茶,再慢慢说。”

怎么能不急?!他可打探到了大消息。罗成急哄哄地接过翠香递过来的茶盏,就这么一口干了。

亏得茶不烫,不然有他好受的。

翠香和邵韵诗好笑地对视了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早春花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屋pinduw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