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陵镇上,祖嘉自从昨日觉得楚殷离没有什么恶意,再加上楚殷离也不放他走,也就留在了他身边,却没想到楚殷离不久之后觉得把他带在身边是个累赘,第二日就留下一些路费,让他自个儿自生自灭去了。

可祖嘉此刻已经错过了与郗文星的接头时刻,失去了和郗文星的联系,但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之前祖冲之的科学文献中有一种仪器,能够测算水文情况,经过他的一套测算系统,预估河道流向等等,祖嘉心机一动,便用简陋的条件和自己所剩不多的,楚殷离给的路费买了一些材料,到了傍晚,制作了一个能用的水文测算仪。他马上到了当日高长恭投水的地方进行测试,又趁着夜色沿着河岸做了一些数据测算,包括河道的角度等等。

最终,他经过测试,成功算出了高长恭可能会被带到的地区和区域。因为立夏前后北方普遍处于旱季,河流流速并不快,所以都不会离风陵渡很远。而根据当地的水文条件,都不会把高长恭冲到河对岸,于是,祖嘉又从镇上租了一匹马,往这几个地区走了一番,虽说并没有找到高长恭,但祖嘉收获不小,他风餐露宿地收集数据,用木头等漂浮的东西模拟,经过测算后,终于算出了一个比较可靠的结果,若是高长恭还活着或者被救下,最可能会在下游不远处的玉涧和皇天原附近,而这两处河岸边,又只有皇天原附近的岸边似乎不久前有人活动的迹象。玉涧距离风陵渡不过三里,皇天原也只有五里不到。但祖嘉毕竟孤身一人,不敢过于深入,只能返回风陵渡再做打算,路上他也发现了不少西魏的官兵,似乎也在沿着河道搜索,出于对西魏的不信任,祖嘉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

然而,当祖嘉回到风陵镇之后,他却惊讶地发现,风陵镇上似乎出事了。

原本上街头熙熙攘攘的风陵渡,等祖嘉回去后却有些意外的冷清,在镇上巡逻的官兵也比往常要多上许多。

大批的西魏官军被调回重新维持风陵镇的秩序,祖嘉来到街上还开着,但是没什么人的茶馆,坐下要了壶茶,顺便就向小二打听起来:“哎,小弟,这镇上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觉大家都这么慌乱。”无论在什么地方,在茶馆总能打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祖嘉就打算去碰碰运气。

“嗯?小弟是外来人?”小二没有回答,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祖嘉的钱袋子,似乎在责怪祖嘉不懂规矩。

祖嘉流亡千里,这些事情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他伸手去掏钱袋,却发现囊中羞涩,只能尴尬地摸出自己仅剩的三枚五铢钱。

小二见没有人注意,若无其事地拿了过去,打量了祖嘉一眼,压低声音道:“就在昨晚,风陵渡江湖榜上赫赫有名的‘阎王’和他的小弟,不知为何被一伙神秘人截杀,就连着一伙儿商队也遭了殃,这可是好几十条人命呢,一夜之间,啧啧。”

“好了,客官慢用!茶不够的话还请吩咐小的,小的给您加。”小二示意祖嘉他给的钱就只能说这么多,可祖嘉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他还想知道更多,没准这事就和高长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之前听郗文星说过是由于王亮勾结“阎王”等人,这才害了高长恭,祖嘉从小二口中猜测,那伙商队说不定就是出卖高长恭的王亮等人。天下哪有这么凑巧的事?这些人刚害了高长恭就被奇怪的势力“团灭”了,要说和高长恭没关系,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

祖嘉想到这里,下决心要从小二这里问出点东西来,他觉得相比于重要的消息,此刻道德情操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便从行李中摸出了他这几日用来测量水文的工具。小二见祖嘉突然拿出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也疑惑地看着祖嘉,只听得祖嘉忽悠小二道:“不瞒您说,小弟我也懂点风水,刚刚小弟我算了一卦,看最近风陵渡正处于多事之秋,前日岁星冲阳,卦象显示风陵渡最近有重宝出世,同时霸主易手,最近可不怎么太平。这个东西,用桃木制成,带在身上能够驱邪避祟,保佑平安,小兄弟若是不弃,便一道拿了去,和小兄弟也算结缘。”

小二被他的忽悠给吓住,仔细一想,见他说得头头是道,还真有点靠谱,也就接过了祖嘉的测量仪器,他虽然也觉得这东西造型奇怪,不像什么驱邪避祟的东西,但转念一想,对方不懂规则,这初来乍到的,竟然能将风陵渡最近发生的事了如指掌,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也就不在意这么多了,就将祖嘉的器械郑重地藏在身上,说道:“大师果真厉害,玄妙之学竟如此精通,是小的冒昧,不知大师想要打听什么,小的当知无不言!”说话的态度也恭敬了不少。

“你且说说,昨日发生之事的具体情况。”

“是是是,昨日是这样,据来喝茶的茶客们谈论,昨日‘阎王’和小弟本想重新去干一票大的,便故技重施,啊,您可能不知道,阎王向来在风陵渡收所谓的投名状,若是一个商队能帮他干成一票,他便永久不收钱地将这商队渡过河去,可昨夜他们似乎惹了不该惹的人,一个晚上过去后,第二天才有人发现,‘阎王’的手下和他派出去做诱饵的商队成员全部成了尸体,现在全镇紧急调了许多军队过来维持秩序,俗话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要不是有官军在,大家早就人人自危了,可就算是官军的调查,似乎也难有进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屋【pinduwu.com】第一时间更新《兰陵风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