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你所说可是真的?太子殿下为何要卖国?!”

“嘘!别胡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今日之事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十五那天你好好待在家里,等我来救你娘,知道么?”

易芮说了什么,几人再未听。

隔壁响起开门声,男人在说话,像是吩咐小二要好生送易芮回去。

脚步声起,渐渐走远。

许久,屋内三人沉默着面面相觑,他们知道,此事远比起初想的的要复杂棘手的多。

素夜身为下属,自然在等二位发话。

易潇则是在观察庆王殿下的反应,太子殿下叛国通敌,此乃大罪,就看庆王如何处理。

“无据不可妄言,今日之事莫要再传,十五那日,本王会求父皇至城中与民同乐,到时,自会知晓一切真相。”

庆王淡淡说着,仿佛方才并未听到谋逆之事。

这般坦然自如,易潇属实敬佩,立即表态道:“臣明白,十五那日,臣自会带兵把守,暗中护驾。”

“有劳伯爵。”庆王只留下一句,便施施然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易潇忽然有种预感,京城或许会因他而变天。

想到此,他便觉血热,吩咐道:“立即赶往军营!”

不知是马背飞速带来的激烈,还是即将面对厮杀的高亢,易潇的心久久无法平息,平静。

他恨不得现在立马提刀杀敌。

策马扬鞭,泥水飞溅,不消半个时辰便赶至城郊校场。

一下马,就见易菾正在练兵,一身军装盔甲显得他格外神气,但那张脸也在硬朗的盔甲映衬下,愈发白皙、俊丽。

说来也怪,易氏兄弟三人,独独易菾的长相、肤色、性格一点也不似父亲。

往日易潇并不关心这些,可今日在酒楼易芮与那个男人的对话,已在他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为此,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把他叫过来。”

说着,他走进营帐,想着先解决了易菾再顾其他。

素夜自然是为他跑腿的,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将易菾带至账内。

等人一来,易潇并不废话,左手执着马鞭,右手覆上易菾的肩膀,道:“从现在起,你不必再来军中。”

易菾听他说的,明显恼怒:“伯爵爷这是耍哪门子的威风?我近日并未惹你,且军中练兵是父亲准许我的,你如何赶我?”

兄弟两人自易父丧仪过后,便再未说话,每日只在军中匆匆一瞥,不想今日一面竟是这样的剑拔弩张。

易潇心藏秘密,自然说话冷气,道:“你还敢提父亲,若父亲还在,想必连易家的门都不会让你踏入!”

“你!”

易菾猩红着眼,像是被易潇戳中心事般羞恼。

他自是知道自己身世不清,所以近日总是躲着易潇,就连他给自己房中塞了个丫头做妾,他也埋头应下,只想着自己伏底不再兴起风浪。

可如今看易潇的反应,哪里像是在与兄弟说话,保不齐,他已知道真相了。

易菾吞了吞口水,艰难道:“你究竟想要我如何?”

本就是二姨娘造的孽,便由他来还,做了十七年易家的儿子,也该有骨气些。

就算易潇是要将他三人赶出府,他也认!

易潇见他满面刚毅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反而起了别的心思,低声道:“方才接到报信,十五那日京中恐有乱,我要你带兵把守易府,若是遇到贼人,杀无赦。”

“如此...简单?”易菾惊讶问着,原以为会等来易潇批判揭露,没想到只是让他守家而已。

那他方才那般疾言厉色究竟为何?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四妹妹的身世?

但此顾不上细究,他又问道:“那,二哥方才所说十五大乱,是何缘故?”

见他闷闷的果然上钩,易潇抿唇浅笑:“此乃军中机密不必透露,你如今还小,能守住家已经难得,若想立功日后有的是机会,好了,你自带一队兵马回家,这几日莫要外出。”

易菾虽觉着蹊跷,但左右保住了身份,便想着日后再寻法子打消易潇的疑虑即可。

“是,我这就回府。”说罢,他便自行离开。

看人走远,素夜迫不及待的问:“少爷为何让他守家,那时听易芮与那男子交谈,只怕二少爷与那人也是相熟,若是他趁机放走周莉,咱们可就得不偿失啊。”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易潇苦等了十年才将周莉软禁,若是此次查明真相,证实二姨娘与外男勾结,甚至连带卖国的罪名,到时,皇帝必定会下旨重罚以解心头之恨。

但若此事折在易菾头上,那便是前功尽弃了。

“我理解你的忧虑。”易潇摆弄着手中皮鞭,眼里寒霜浸染,“不过,我既让他做了,便有我的道理,不必再问。”

‘咻!’皮鞭划过半空,他冷冷吩咐:“整顿兵马,连夜部署人手,确保无人伤亡。”

就在素夜即将出门时,他想起一事,又道:“吩咐下去,陛下所在之地需得视野宽广些,还有,尽量留下活口作证。”

素夜知道他的意思,福身领命:“明白。”

天下事,无非看个运气,今日易潇和裴念璟便是运气极好,或许,这也昭示着二人非常人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屋【pinduwu.com】第一时间更新《夫君怜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